清胃散的功效與作用

清胃散

出自《脾胃論》

【組成】 生地黃 當歸身各三分(各6g) 牡丹皮半錢(9g) 黃連六分,夏月倍之。(6g)  升麻一錢(9g)

【用法】 上藥為細末,都作一服,水一盞半,煎至七分,去滓,放冷服之(現代用法:作湯劑,水煎服)。

【功用】 清胃涼血。

【主治】 胃火牙痛。牙痛牽引頭疼,面頰發熱,其齒喜冷惡熱;或牙宣出血;或牙齦紅腫潰爛;或唇舌腮頰腫痛;口氣熱臭,口干舌燥,舌紅苔黃,脈滑數。

【方解】 本方治證,是由胃有積熱,循經上攻所致。足陽明胃經循鼻入上齒,手陽明大腸經上項貫頰入下齒,胃中熱盛,循經上攻,故牙痛牽引頭痛,面頰發熱,唇舌腮頰腫痛;胃熱上沖則口氣熱臭;胃為多氣多血之腑,胃熱每致血分亦熱,血絡受傷,故牙宣出血,甚則牙齦潰爛;口干舌燥,舌紅苔黃,脈滑數,俱為胃熱津傷之候。治宜清胃涼血。方用苦寒瀉火之黃連為君,直折胃腑之熱。臣以甘辛微寒之升麻,一取其清熱解毒,以治胃火牙痛;一取其輕清升散透發,可宣達郁遏之伏火,有“火郁發之”之意,黃連得升麻,降中寓升,則瀉火而無涼遏之弊,升麻得黃連,則散火而無升焰之虞。胃熱盛已侵及血分,進而傷耗陰血,故以生地涼血滋陰;丹皮涼血清熱,皆為臣藥。當歸養血活血,以助消腫止痛,為佐藥。升麻兼以引經為使。諸藥合用,共奏清胃涼血之效,以使上炎之火得降,血分之熱得除,于是循經外發諸證,皆可因熱毒內徹而解。

《醫方集解》載本方有石膏,其清胃之力更強。

【運用】

1.辨證要點:本方為治胃火牙痛的常用方,凡胃熱證,或血熱火郁者均可使用。以牙痛牽引頭痛,口氣熱臭,舌紅苔黃,脈滑數為辨證要點。惟牙痛屬風寒及腎虛火炎者不宜。

2.加減法:若兼腸燥便秘者,可加大黃以導熱下行;口渴飲冷者,加重石膏用量,以清熱生津;胃火熾盛之牙衄,可加牛膝,導血熱下行;大便秘結者,加大黃,釜底抽薪,引熱下行;津傷口渴思飲者,加玄參、花粉,清熱生津。

3.現代運用:口腔炎、牙周炎、三叉神經痛等屬胃火上攻者,可用本方治療。

 【附方】

瀉黃散(《小兒藥證直訣》又名瀉脾散)藿香葉七錢(21g)   山梔仁一錢(3g)  石膏五錢(15g) 甘草三兩(90g) 防風四兩,去蘆,切,焙(120g) 上藥銼,同蜜、酒微炒香,為細末。每服一至二錢(3~6g),水一盞,煎至五分,溫服清汁,無時。功用:瀉脾胃伏火。主治:脾胃伏火證。口瘡口臭,煩渴易饑,口燥唇干,舌紅脈數,以及脾熱弄舌等。

本方與清胃散同有清熱作用,瀉黃散瀉脾胃伏火,主治脾熱弄舌,口瘡口臭等;清胃散清胃涼血,主治胃熱牙痛,或牙宣出血,頰腮腫痛者。前者是清瀉與升發并用,兼顧脾胃;后者是以清胃涼血為主,兼以升散解毒,此為兩方同中之異。

【文獻摘要】

  1.原方主治

《脾胃論》卷下:“治因服補胃熱藥,致使上下牙痛不可忍,牽引頭腦。滿熱,發大痛,此足陽明別絡入腦也。喜寒惡熱,此手陽明經中熱盛而作也,其齒喜冷惡熱。”

 2.方論選錄

吳謙,等《醫宗金鑒·刪補名醫方論》卷4:“陽明胃多氣多血,又兩陽合明為熱盛,是以邪入而為病常實。若大渴,舌胎,煩躁,此傷氣分,熱聚胃腑,燥其津液,白虎湯主之。若醇飲肥厚炙煿過用,以致濕熱壅于胃腑,逆于經絡,而為是病,此傷血分,治宜清胃。方中以生地益陰涼血為君,佐之以丹皮,去蒸而疏其滯,以黃連清熱燥濕為臣。佐之以當歸,入血而循其經。仍用升麻之辛涼,為本經捷使,引諸藥直達血所。則咽喉不清,齒齦腫痛等證,廓然俱清矣。”

汪昂《醫方集解·瀉火之劑》:“黃連瀉心火,亦瀉脾火,脾為心子,而與胃相表里者也;當歸和血,生地、丹皮涼血,以養陰而退陽也;……升麻升陽明之清陽,清升熱降,則腫消而痛止矣。”

【臨床報道】

清胃散加味并配合自制口瘡膏(吳萸、肉桂)敷涌泉穴治療小兒皰疹性咽峽炎82例。結果:治愈(口腔瘡面平復,體溫正常,全身癥狀及體征消失)70例;顯效(癥狀基本消失,口腔創面基本平復,但仍咽部紅赤)11例;無效(癥狀體征無改善)1例。總有效率為98.78%。[王麗君,等. 清胃散配合口瘡膏治療小兒皰疹性咽峽炎82例總結。 甘肅中醫 1999;12(4):33]

【實驗研究】

清胃散單煎、合煎對NIH純種小鼠鎮痛作用(熱板法、扭體法)、小鼠小腸推進度的影響,及清胃散單煎與合煎藥效研究量化分析、急性毒性研究。結果與結論:單煎、合煎對醋酸所致疼痛有明顯的抑制作用,二者作用無顯著性差異,均可明顯促進小鼠小腸推進度。急性毒性實驗表明,單煎、合煎的最大耐受量都超過成人用量100倍以上,二者無顯著性差異。[崔景朝, 等. 清胃散單煎與合煎藥理作用比較。 中國醫藥學報 1998;13(2):26]

0
分享到:
沒有賬號? 忘記密碼?
福彩3d直选一共多少注